Roder.S

是个杂食。
人世并不残酷,我苟活。
已经爬到雷安雷去了,大家不要想我。谢谢☆

【雷安】国王与夜莺 童话梗 短篇

  国王的忌日,自由的精灵回到了笼前,俯视那位奄奄一息的君主。他唱了最动听的歌,跳了一支优美到无法用文字形容的舞,最终用自己剑一样锋利的喙啄出了国王的心脏。

  夜莺感到茫然,那颗心并未如他心中所想是沉重万钧,但这没什么关系了,他摇摇头,把那颗心脏放在国王眼皮上,一摊鲜血浸润眼眶,嶙峋至骨。

  他本展翅欲飞,可还是在黄金和红宝石的窗棂边上回了头,把自己身上唯一一根碧绿色的羽毛从翅尖深处拔下,皮肉撕裂痛彻心扉,他牢记了此刻感觉,将那根仅在头部呈现一点棕色痕迹的绿羽覆于国王眼睫,那颗心脏上。这一刻他看清了红色血肉里一个刻得很深的词汇,字母首尾相连着像锁链一样把死去的跳动紧紧缠缚。

  天哪,夜莺恍然大悟,就是这锁链给了国王的灵魂重量,让他在等待的年岁里始终不得归西。他死去,意味着无法被束缚了,一颗单单纯纯的心脏轻得要飘上半空天堂所在,才使夜莺自己不得已用羽毛压住它。

  鸟儿满以为这是最后一次为那个死去的国王驻足,仔仔细细一番观看,窥得那个刻在了柔软血肉里的词语模样——“Anmicius”,疯狂之意。

  他惋惜了短暂一秒,为这个从未清醒的可怜王者。而后他毫不迟疑转身回了窗外的无尽大地万顷田野,为善良而幸福的人民歌唱。流浪千年以后,才想起被自己抛却在永恒之初的名字。

  夜莺愣在了欢歌笑语的人群中央,一瞬间眼角泪珠浮现,滑落砸在尘土里,一片转瞬而逝的小小湿痕。

  “安迷修,”他说着,咀嚼这个词的含义,“我的名字叫安迷修。”

  他又飞了一千年,照着来时岁月的路,一路上马不停蹄穿过了这段千疮百孔过往记忆,停在蜘蛛和灰尘的乐园。那废弃的黄金笼子,他知道里面锁着一位国王,一位真正自由的“夜莺。”

  安迷修终于擦拭那骸骨眼角血迹,一丝一毫全部擦抹干净,俯身千遍,还是留下翅羽腐朽后一点棕,称着骨的白。

  他终于明白国王在等的并非一只夜莺,一段歌舞,那位王者早已等不到这些东西。他强撑,只是为了安迷修的俯首,只是在等着一位真正的故人为他颂祷来世经文,让他在地狱永恒徘徊的日子里留下一个名为绝望的念想。

  他想清楚了,也明白了。

  夜莺的声音在颤抖,那喉咙曾经没有丝毫差错地唱出一整支交响曲,又重复一万次。可他此刻只想好好地悲哀。

  “雷狮。”来自天堂的鸟儿选择了地狱。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