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der.S

是个杂食。
人世并不残酷,我苟活。
已经爬到雷安雷去了,大家不要想我。谢谢☆

【嘉金】凹凸大赛会实现胜利者的全部愿望

是糖。

@杚鸟-老板来份炒饼 我尽力了!最近有点卡实在对不起……望不嫌弃。

  这一天,宇宙某个角落的星球上不断降下光束,数不尽的飞船来到此地,每一位乘客都并非常人。他们带着梦想和疯狂想要在这场比赛里获得新生,改变命运。历届参赛者全部死亡的谣言阻挡不了打算挑战神的权威的人不断出现。他们可能是年轻的孩子,凶恶的暴徒,权利场失利的政客。这场大赛给每一个生命以虚无缥缈的可能性。

  人群中央,圣空星王储——人间之神嘉德罗斯领完了元力技能正准备离开,他领取到技能时大厅一半被狂风撼动,一根棍子落到他面前砸碎了地面。他拔起那根黄黑相间的棍子,大笑着转身,所到之处人群分流如摩西分海。没有人不知道这位的大名,不少人看到他后脸上一片灰暗。

  所有人都恨不得躲着他走,只有一个不知死活的小子和他主动说话。

  “嘿!那边的人,——你也是来参加凹凸大赛的吗?我觉得你比其他人好。我叫金,听他们说你叫嘉德罗斯。我们交个朋友吧!”
 
  嘉德罗斯回过头看那个家伙,金发蓝眼,笑得很傻。

  无视了心里萌发的某种情绪,他只是微微顿了一下就冷哼一声打算离开。可那个孩子不依不饶地跟了上来,对他说话。

  “喂!别不理人嘛!我一个人好无聊的,我们一起也更容易获胜呀!”

  不知是不是想体验一把被人真心追随的感觉,他听见自己说,

  “如果你不是个弱小的渣渣。”
 
  “哎!我当然不是啦,我可厉害了呢。我可是背负了登格鲁星全部人的希望而来!嘉德罗斯你等着,我这就去领元力技能!我一定会很强的!”

  嘉德罗斯也就真的停在了那里,神情仿佛在说:如果你是个渣渣就等着死在我棍子底下。这类的话,那些围观着蠢蠢欲动的心怀不轨之徒看到他这样子纷纷选择观望,这么粗的大腿要是抱上了那肯定不愁通过前几场比赛,看那个小子是会一步登天还是因为自己的无知送命吧。

  那边金正点选了确认,手指触碰到屏幕的一刻光扫描过他身体,而后他伸手,掌心是一枚金黄色的箭头。仿佛福至心灵,掌心姐姐给的那枚四方箭头的圆环隐隐发亮,他张开悬浮着箭头的手掌向着空地一推,急速的箭头带着元力把大厅一角砸塌了,那金色的光芒大厅所有人都清楚看见。

  他欢呼了一声,跑向嘉德罗斯:“哎我刚才看见大赛是可以组队的啊,我们俩不如组队吧?那么以后就请多多指教啦!”

  然后他就看见自己面前终端上显示的【嘉德罗斯对您发来组队邀请】。

  嘉德罗斯继续向前走,没有丝毫犹豫,“跟上。”

  “嘉德罗斯!你可以叫叫我的名字吗?”

  “不可以。除非你得到我的认可。”

  “这么麻烦?那怎么样才能得到你的认可啊?”

  “看我心情。”

  “欸!!怎么这样!!”

  “怎么,你有意见?”

  “当然有!!你这也太不讲道理了吧!!”

  “我就是道理。想让我称呼你的名字,就得拿出与之匹配的实力来。”

  “我肯定会让你叫我的名字!”

  “那得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既然你跟上来了,那就只能选择让我认可,或者死。

  “你等着吧,嘉德罗斯!我可是很厉害的!”

  “但愿吧。”

  嘉德罗斯的目光没有在金身上停留,而是始终朝着他的前方。

  所以,就这么捡到了第一个和他同行的人?看这傻样放到外面马上就没命了吧。不是什么好心,看在他不是太过弱小的家伙的份上,就勉为其难地带着当个消遣也不错。

  事实证明金如他自己所说——的确很厉害,无师自通开发元力差点儿毁了小半自由丛林。在逐渐学会控制的情况下,他的力量也果真成为顶尖。

  嘉德罗斯在金和他合力斩杀了可以被称之为地图BOSS的岩浆湖里盘踞着的熔岩巨龙之后,开口叫了金的名字。此时大赛才开始那么十来天,大部分参赛者还只在自由丛林一角晃悠,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进入高级的地图。而这两人的配合默契无间,大罗神通棍的强制破坏刚硬横扫,箭头收放自如灵活远程支援,嘉德罗斯大喝一声抡下棍子,被箭头缠绕着哀嚎的巨兽轰然倒地四散成数据。

  那瞬间所有参赛者的终端上都同时显示着“嘉德罗斯和金小队”成功攻占了高级领地烈焰山,并获得该领地一个月使用支配权。一个月后若有人能打败他们就能成为烈焰山新的持有者。

  那是他们最初的惊天动地,嘉德罗斯虽然想要表达得平淡一些但还是在金的欢呼里掩不住兴奋地叫了他:“金,干得漂亮。”等他反应过来自己的手已经在金肩膀上拍了一下,瞬间愣神让他没能躲过金突然扑过来抱住他的动作。

  他听见金的声音,“嘉德罗斯,和你组队真的是太好了!!凭借我们俩的配合,在这场大赛里可以天下无敌啦!”

  虽说同行了不算很短的十来天,可这个拥抱让嘉德罗斯红了耳尖。他无法判别清楚此刻的感受,运转速度堪比机械智脑的大脑瞬间思考得出“只有将来要成为他王妃的人才能作出这样的举动”。正巧他对金也一点儿都不反感,这可以说是史无前例了。他觉得和金共度作为强者的一生一起肆虐天地是个很不错的选择,他想想都觉得兴奋。——那么下一步呢?下一步是什么来着?

  嘉德罗斯当机立断掰过金的脑袋就吻了上去,他从来不逃避自己真实的想法,无论什么时候,对什么人。他觉得金在他心里不一样,变得特殊至极,他想这么做。

  分开后金睁大眼睛看着他红透了整张脸,那样子让嘉德罗斯联想到被玩弄过了头的小动物,或者其他的什么。反正符合可爱这个词语的定义,还超过了千倍。

  “嘉,嘉德罗斯,你,你你你干什么??!!”

  半神毫不畏惧地开口,“吻你。”

  “我我我知道了!!这一定是你们星球表达友情的方式——以后不要对我这样啦!!我,我会误以为你是喜欢我的!!”

  ……他能说什么?我就是喜欢你吗?嘉德罗斯异于常人的直觉让他意识到这一刻不是最好的时机。于是他思考了一下,确认来参加凹凸大赛的人全圣空就他一个。

  然后他毫不犹豫地开口:“是啊,在我们圣空星是对人表达很有好感的意思没错。你无法接受吗?”如果那群老家伙知道他们的王这么败坏圣空星形象肯定恨不得吐血三升。

“果然是这样啊!”金拍了拍自己的脸,那儿依然红得不像话。“你不要对其他人这么做!我虽然不会和你计较……但肯定有人的家乡不是这个习俗!!”

  “你以为我对谁都会轻易有好感?”嘉德罗斯挑了挑眉,依然是那副意气风发自信到极点的样子,“这场凹凸大赛里,弱小的家伙这么多,能值得我付出好感的也就你一个。”

  “哎哎哎?真的吗!”金睁大眼睛,伸开双臂抱住了嘉德罗斯,“这是我们星球表达好感的方式!!我也很喜欢你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感觉到自己耳朵怕是红了。他心里甜蜜和酸酸涩涩的感情交错,是一生都从未有过的鲜活。他带着点儿报复情绪伸手捏住金同样通红的耳朵尖儿用两根手指摩擦,指尖温温热热带点烫的柔软触感让他此刻本就极好的心情又提高了一整个等级。

  金从他怀里抬起头挣扎着躲开他的手,嘉德罗斯不依不饶继续抓着,气得他大声抗议,得到面前人“好玩儿,你别停。”的回应之后气鼓鼓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嘉德罗斯直接伸手把他抱起来,无视那句我自己也行,飞身跳上了最高那块岩石。

  “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据点了。一个月后如果有什么不知好歹的虫子来,我们就一起把它碾碎。”
 
  “听起来有点可怕嘉德罗斯,一定要把他们都杀掉么?”

  “到时候来这里的人都是为了杀掉我们两个。如果不斩草除根,他们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报复。”
 
  “是这样!那也就是必须杀不可了?”

  看着金的眼睛,嘉德罗斯发现自己不想去勉强他。

  “当然也不一定会有人来,毕竟我们这么强。如果来了,我去对付。”有自己在,就算金不面对这些也没有任何关系。

  强者总是可以肆意妄为,而他嘉德罗斯是最强者。

  “那就辛苦你了嘉德罗斯!”

  “我可是嘉德罗斯。你记住,这世上没有我办不到的事。”半神昂起他高傲的头,“尽管依靠我吧。”

  “哎!!我也很厉害的!虽然很谢谢你,但是我也不想太过于依靠你啊。”

  “那就努力变强,待在我身边的人必须是最强的那一个。”

  “没有任何问题——我可是超级厉害的!”金站起身,“我们俩在一起,肯定谁都能打败!”

  “看在你的确有那个实力的份上。”嘉德罗斯走到岩石前端坐下,随即看见金的腿在他旁边晃悠着。

  他心念一动,那根原本飘在风中的围巾绕到金的背后暗中活动着,突然伸出缠上了白净的小腿。

  “我说过,只有你值得我付出好感,其他人都不可能有这个资格。”

  “呜哇嘉德罗斯你的围巾!它缠在我腿上了,我解不开——”

  “解不开就不解,说不定一会儿它自己就放开了呢。”正主儿蛮不在意地转过头看着远方,任由金自己纠结那根围巾。

  嘉德罗斯习惯了被万人朝拜,所有他面前的人都自当匍匐,就连那个名义上的父皇对他的语气也带着恭敬。但金对他毫不掩饰的亲近,袒露的想法,不带丝毫虚假奉承,也并不怠慢。或许嘉德罗斯想要去回应,这种感觉让他喜欢。

  旁边的孩子似乎是久战疲惫,纠结半天无果,打了个哈欠靠在嘉德罗斯身上就那么睡着了。

  他有些意外,从前有过独自一人呆坐在很高的地方持续好几天的经历,只因思索一件事情。他或许会伤人,但内里更倾向于只被那么极其有限的缘由点燃的寒冰。那些哭喊着求他下来的宫人都死了,因而他获得独自一人思考的时间。但就算是在那么高的地方,无论那些渣渣吵闹还是安静都让他烦躁。

  此刻依然是至高一点,但嘉德罗斯觉得这么坐着也不错,一边肩膀上传来的重量和金的温度让他发觉自己内心久违平静而非奔涌着能将世界冻结的烈火。

  那些呼啸着纠缠他神座的负面情绪消失得无影无踪,看着金随风晃悠着的双腿,靠近他的那一根小腿上还缠着嘉德罗斯的围巾,大脑反馈给他的那个词叫岁月静好。
 
  他突然有点儿无措,不知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感情,它动摇了神的冷酷权威,带着温暖不容抗拒进入他的世界。这好像不仅仅是对一个强者的情绪——金在他这里就算有能力也不会是强者,更别说因追求力量和他打一架了。

  嘉德罗斯懂得如何质问他人,质问世界,独独永远学不会对他自己询问,叩开心门。

  他和世上所有的人都不一样,他是凡间的神,是人中王者,因而他本该孤独至死。

  可是他被创作为半神时埋在基因链里人类的那部分在挣动,就算远比神血稀薄,比神骨脆弱,可它无论如何都消灭不掉,因那也是嘉德罗斯的一部分。就在那里叫喊着他,呼唤着他,直至躯壳崩毁,或就此落下,或生翼至天。从他开始动摇的那一刻他已然不完美。

  他想要金。这关系到他整个生命,凡间的光融入神的骨血,天上地下,无一不被照亮。

  嘉德罗斯想起那一天他们初遇,他看着金的笑容晃神儿,那蓝色的双眼柔和澄净,一瞬间他突然想要对他温柔。

  那大概就是所谓的心动吧。可那从来都是不属于他的情绪,于是他冷哼了一声转身走开,却没想到那家伙无视他凶狠的目光和语气不依不饶地跟了上来。然后嘉德罗斯就再也没能摆脱金。

  两个人的小队从大赛伊始就已经成立,因此排行榜最上面的NO.1,挂的就是他们两个的名字。虽然嘉德罗斯一直坚持说是金拖累了他,不然他本可以取得更高的积分。NO.2的格瑞被金指过说是好朋友,因此嘉德罗斯带着金外出狩猎时都会有意无意绕开格瑞经常出现的地域。

  当然金不可能发现,他只是偶尔遗憾一下没能碰到格瑞,如果有一天见到,他一定要对格瑞介绍嘉德罗斯。这话差点儿让格瑞在嘉德罗斯心中的印象变成了金的娘家人,不过格瑞声名远扬的冷酷独行剑客形象让嘉德罗斯稳住,认定是潜在情敌,不能轻易放过。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金成为了唯一有能力和资格站在嘉德罗斯身边的人。虽然他本人对此既不知道也不关心,嘉德罗斯几次向他暗示无果,气得脸上星星贴纸都差点掉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看到金的眼睛就不想对他发火。那里面天空湛蓝澄澈,总觉得一使力就碎。虽然嘉德罗斯知道金没有那么脆弱,可他还是不想。王想做什么就会那么做,于是他毫不在意地纵容那个在他眼里心理年龄比他小一半儿还多的笨蛋。

  时间真的是那么可怕的力量么?让嘉德罗斯改变,让他学会在意。

  又或者是因为他所在意的那个人本身,耀眼到让人无法自拔。并非烈阳之艳岩浆之炽,却让人溺在那光里仿佛归宿。

  嘉德罗斯好好护住了金,尽力不让他看大赛的黑暗。他这么做只因觉得金的那双眼睛蓝得顺眼,碧蓝澄澈,因此不沾染上任何污浊几乎是理所当然。

  嘉德罗斯有过试探,带着不为人知的小心和期待,就像初恋的年轻人一样因自己所爱之人而困扰纠结。或许神不该也不会这么做,但他想做于是就做了,不违反他的任何原则。倒不如说嘉德罗斯唯一的原则是他自身意愿,而他想要金,于是就去追求。他不想让金担惊受怕,所以他试着学会细心地保护一个人。

  嘉德罗斯希望金的亲近和依赖只属于他,希望自己成为金最重要的人。于是他努力这么做,让金对陌生的任何人抱着提防,拥抱变得越来越常见,当金待在他身边,那条受主人意愿控制的围巾总会缠上金的手臂,小腿乃至腰。

  于是本来孤独的两个人成了近无间隙的同行者,他们是世界上最耀眼的光,在这场残酷的大赛里带着一整个世界的热量燃烧至永恒。

  三个月时间很快流过,嘉德罗斯最终还是没能拦住所有的悲伤绝望,金目睹了鬼天盟的首领鬼狐天冲,背叛了忠心跟随他的所有人。上百人哀嚎着倒地化作元力种,除了一个最信任鬼狐天冲的女孩儿被捣乱的星月魔女打碎了面具。

  金的眼里写着悲痛和愤怒,他爆发元力近乎把鬼狐在的那片场地全部摧毁,那只狐狸被箭头打飞不知所踪。嘉德罗斯看到他的金眼里有血色浸染,这血在回收开始后百名和那个幸存的女孩全部化作元力种飞上天空时浓郁得仿佛滴出眼眶。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安慰金,而接踵而至的一个吻堵住了他的话语。

  那孩子眼里血色褪去,带着水光和疲惫吻上嘉德罗斯的唇,而他果断回应,抱紧了怀中的人,用行动让他安定,抚慰伤口。

  唇舌一番缠绵。他们紧紧拥抱着,金没有闭上眼睛,嘉德罗斯能看到他眼里倒映着光点,那光让他的眼睛变得更加绚丽,而那所有光都是逝去的生命,不断不断死去着不曾停止。

  分开的一瞬嘉德罗斯带着些对失去的提防和不安,围巾末端悄悄碰了碰金的手,然后被握住了。金再次扑到他怀里,闷声闷气地说,嘉德罗斯,其实我喜欢你。谢谢你保护我,其实我一直都知道所有参赛者都抱着死的觉悟来,但是,总归不应该是这种死法……

  这是种什么感觉?嘉德罗斯感到万分喜悦甚至无法用言语形容。这算是暗恋被回应了吗?金说喜欢他?

  “金。我也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大赛结束我就和你结婚。”

  “什么??结婚??”那孩子抬起头睁大眼,眼角还带着欲掉未掉的那么一两滴泪珠。

  “那去哪儿举办婚礼?登格鲁星离圣空星很远的啊好像……唔……”

  他话没说完就被嘉德罗斯堵住了嘴,一个吻,吻到他面红耳赤近乎说不出话,近乎要冒烟儿。

  “去圣空星结婚,登格鲁星是个矿业星球吧?我下令让那改成非人力采矿,把你家所有人民都迁到圣空辖区,保证每一个人都拥有宇宙公民权生活得好好的。这不是你来参加大赛的目的么?怎么样,可还满意?”

  “真的可以吗?嘉德罗斯你不要骗我!”金挣扎着说。

  “你是不是不知道我是圣空星王储?家大业大这点小事总是可以办到的。”所以做好成为我王妃的准备吧。

  “我不知道啊!嘉德罗斯你好厉害!王储啊!!”眼看话题就要被带偏。

  “先别谈这些了。”嘉德罗斯认真看着金的眼睛,“金,你知道两个人确认交往之后该做些什么吗?”

  “呃,不知道?”金苦恼的样子极大程度取悦了嘉德罗斯。

  “那我教你。来吧金,首先我们需要一张床。”说着,他伸手叫了只裁判球出来。

  (假装有车,自行脑补。)

  预赛结束,三天休整期从第一天就开始展露这场大赛的本质。

  “接下来为期三天的休整期开始,但由于预赛即将结束时,前百位有着较大变动。为了淘汰一些实际上并没有足够实力进入下一场比赛的参赛者——以现第一百名持有的全部积分为准,每位参赛者都要扣除同样的积分。休整期间食物,衣物和抗寒抗热的日用品等积分价格上调十倍。”

  “如有对大赛规则不满的——即刻取消参赛资格。”

  “那么参赛者们,祝你们度过一个愉快的休整期。”

  裁判长无视积分靠后那几名人绝望的哀嚎,转身离开了大厅。

  从第一天中午开始——凹凸大厅的天气开始变化得极端,在正午太阳下暴晒的后几名就算想找阴凉的角落也都被比他们强的人占据,仅仅几十分钟,倒数第一的那人便因脱水休克过去。

  排名比较往前的参赛者因为积分余量多,尚可购买一些遮阳的物件,或者降温的冰袋等。但这些物品的价格全部上调了十倍,想到接下来还有两天,到了夜晚更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情况。已经有积分不足的参赛者心如死灰地颤抖,向排名靠前的那些人请求施舍一点儿积分。

  可是谁又会理会他们?第一天是十倍,第二天第三天就有可能是二十倍,三十倍。扣除后大部分人的积分自保尚且不足,哪里有余裕救济别人?就连众所周知最好心的大赛第四安迷修,也只是带着那对玳瑁星的姐弟找了个地方支起帐篷,明显是拒绝了任何人打扰的样子。

  那天晚上金在嘉德罗斯购买的最高级保暖帐篷里,睡在电热毯上抱着嘉德罗斯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早晨猛烈的寒风带着雪花刮过,嘉德罗斯拿厚厚的冬衣把金包裹起来,他刚从帐篷里露了个头,就眼尖地看见了大厅中央的雪堆。雪大但寒风更猛烈,总是一落下就被吹走的飞雪是靠着什么积累起来?金感到自己的眼睛被一双手捂住了,“不要看。”嘉德罗斯的声音响起。

  但金只是轻笑了一声,“大赛还真是不给那些人留活路啊。”

  那哪里是雪堆,分明是冻死的参赛者的尸体挡住了风雪。不知是不是因为“休整期”的缘故,那尸体没有被回收,就那么抛在那里,到了早上怕是血液都成了冰渣子。

  平时金的一双蓝色眼眸淡而澄澈如同天空,嘉德罗斯却觉得这一刻,进的眼睛更像波澜不惊又暗潮汹涌的大海。

  他停顿了一瞬思考怎么组织语言。

  “你只要在我身边就好了。不会有任何人能伤到你。无论怎样,你属于我,这一点不会改变。”

  “其实你不用这样护着我。我不会因为这点事就动摇或者受伤的。我可是很坚强的!”

  “我想,你不准拒绝我。”

  “嘉德罗斯。你知道我的故乡是什么样子吗?”金抬起那双带着柔软的平静眼睛看着嘉德罗斯。

  “你说,我听着。”他点了点头。

  “……登格鲁星是个很贫困落后的地方 ,那里的人们每天在地下劳作,不然就活不下去。在那里活着就是很好的事情了。因为生活艰难,大家的脸上几乎不会有放松的表情。所以我就一直笑,希望他们看到能开心一点儿。”

  “你也是吗?”嘉德罗斯回望他。

  “算是吧,从……大概九岁的时候就开始帮姐姐的忙了。”金笑了笑。

  “嘉德罗斯,你看到我笑的时候会不会开心?”

  嘉德罗斯难得沉默了一下,那样的地方会有多么黑暗和令人绝望并不难以想象。神不关心民间疾苦,他从降生于世上的那一刻起就再没了机会理解所谓“孩子”是什么样。但他脑海里的知识告诉他,人类在刚诞生时极其羸弱,骤变的天气和一两顿缺少的饭食而送掉姓名。人的生命如此脆弱,作为母亲的女性怀胎十月生下,却随时可能消亡在瞬息之间。

  就算长大一点儿,成年前的人也是极其脆弱的,在所谓的观念上极可能因为一些事而产生扭曲的想法。

  如果是其他人,他连看都不会看一眼。

  ——可那是金,在那样艰苦的环境里出生长大,还是成为了这样阳光开朗的样子。对人没有什么防备但直觉很准,机灵也时常会犯蠢,总是笑着,这笑容现在是属于他的了。

  那双难得安静的眼在嘉德罗斯看似坚不可摧的心防上凿出了一个名为人类感情的裂口,这是他从未体验过的感受,仿佛那些暴虐而冲动的想法如潮水般落下,露出沙滩沐浴午夜月光,沙滩上是金的脚印一行。那个在身体年龄上比他小,平时也总是被他嘲笑幼稚的孩子进到他心里了,仿佛紧闭大门敞开一丝缝隙,便被塞进来的无数阳光温暖埋掉,安心到无措。于是拼着接受外界风霜雪雨的风险也要让那个把自己能找到的全部美好给他的人进来,却在此刻看清屋外那人是站在厚厚积雪里吹着冷风对他笑出了春天的所有花。

  “当然开心了。不过在我这里,你想哭就哭,我一点都不介意。”嘉德罗斯伸手把呆坐着的金拉到自己怀里,“我愿意看你对我任性的样子,我一样喜欢。”

  于是积雪融化,怀抱着希望和美好的孩子被眼前神一般的人拉进了光中去,带着他自己的光。是那么耀眼。

  此刻赛场的雪融了,太阳又开始惨无人道的烘烤,嘉德罗斯二话不说把金拉进帐篷,从一旁小冰箱里取出冰果汁和雪糕递到他手里。

  “你也来啊,嘉德罗斯。”金窝在他怀里含糊不清道。

  马上抱着他的那人就探头在他刚咬过的雪糕上咬了一口,明明被冰到还是死不承认。金看出来,回头吻上他的唇渡给他热量融化那块雪糕,冰凉的奶油在两人嘴里化开,嘉德罗斯吃了个爽。

  这次是金主动。

  “白天太长了,我们来做其他的事情吧。”金眨巴着蓝眼睛看嘉德罗斯,“就是上次你教我的恋人应该做的那些事,我觉得挺好的、等等别突然——唔,慢一点嘉德罗斯——”

  (再次假装有车。)

  三天后,安全度过了休整期的参赛者们进入下一阶段竞速赛,主办方毫不吝啬生命地在赛道上放起了烟花。金和嘉德罗斯成功夺得第一。

  迷宫赛,他们成功打败了迷宫之主,带着四分的牌子通过迷宫。

  参赛者人数在残酷的赛制下不断减少至极其有限的数量,直至最后,活下来的已经只有不到二十人。

  这时金接到了姐姐秋的信息,对他解释了神使们的阴谋。

  剩下的每一个人都同意了推翻神使,这是唯一的活路。

  里应外合,加上黑洞和天使长的助阵,神使最终全部死亡。秋也没能幸免,但她留下的最后一条消息写着,她不后悔,让金带着她那份好好活下去。嘉德罗斯什么都没说,他只是把金抱紧怀里让他在自己肩膀上尽情哭泣。

  最后参与决战的这些人有重伤者,但全数幸存。

  只有一个人——格瑞,他在决战关头之前,独自一人闯进了神使的阵营里,奔着他来大赛的目的去。然后他遍体鳞伤出来了,遇见了因为金来看情况的嘉德罗斯,出口是三个字,“杀了我。”

  嘉德罗斯没有拒绝他。

  “格瑞打伤了五名神使,我最后见到他的时候他说他达成了心愿,他是笑着死的。所以金,不要那么伤心。”

  “一切都结束了。”

  即使遍地残垣,即使代价惨重,世界赢来了明天。

  他们都是世界的英雄。

  结局是美好的。

  “……圣空TV为您报导宇宙新闻。本届凹凸大赛,圣空星王储嘉德罗斯殿下和他的伴侣金带领所有参赛者挫败了神使妄图窃取创世神之力的阴谋。嘉德罗斯殿下万岁,圣空荣耀长存。”

  “嘉德罗斯殿下的加冕典礼和婚礼定在三个月后,届时本台将全程为您提供跟踪报道。”

  “召唤师一族少爷紫堂幻成为新任家主,这位少爷参与了与神使历史性的那一战,让我们祝贺他。”

  “鬼狐一族两位继承人展开夺嫡战,鬼狐凯莉与鬼狐天冲二人暂时达成和平共处,鬼狐凯莉作为原本继承人隐瞒自己身份参加凹凸大赛并参与弑神使之战。鬼狐天冲则是在大赛中途找到漏洞逃离大赛。”

  “超能研究所于今日早上八点被摧毁,据旁观人士目击证明,将研究所破坏并杀死研究所所长的是此研究所的试验品雷德,印加一族的新王蒙特祖玛和他一道,并发表声明庇护雷德。他们同样参与了弑神使一战。在此提醒各大研究所请不要对待实验者太过于粗暴,以免悲剧发生。他们同样作为生命存在。”

  “雷王星科技中枢被毁,根据现场留下的痕迹是拥有元力技能的凹凸大赛参赛者所为。初步判定参与者有雷狮,卡米尔,佩利三名雷狮海盗团的成员。不知此次行动是否有帕洛斯参与。现在雷王星的难民已在雷王星太子的带领下,被骑士安迷修所组建的骑士联盟庇护,共创美好家园。雷狮,卡米尔,佩利,帕洛斯和安迷修也都是参与了弑神使之战的凹凸大赛幸存者。雷王星临时政府已再次发布对雷狮的通缉令。”

  “王储嘉德罗斯殿下发布政令,矿业星球登格鲁星采矿机制改为机械采矿,其居民皆移居至圣空辖区,并获得宇宙公民保障权,圣空星政府将为每一个登格鲁星人分配工作,未成年的孩子进行免费义务教育。为此在辖区开办专供登格鲁星孩子上学的学校。”

  “让我们期待三个月后嘉德罗斯殿下加冕成王的典礼,以及同时举行的婚礼。届时会是全宇宙第一的盛会,圣空荣耀长存。”

  “嘉德罗斯!那,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王妃啦!”

  “我会当你一辈子的王。”

  宇宙迎来了新的纪元,由嘉德罗斯和金开头。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流离之人终找到自己的归处。

  我爱你,金。

  我爱你,嘉德罗斯。

  ————开始之前的一切————

 
  “参赛者金,恭喜你成为本届凹凸大赛的胜利者。”

  “请许下你的愿望。”

  “我想……”金抱着头痛苦地弯下腰,泪痕布了满脸却再无人得见。

  “我想改变这一切!!!不应该是这么悲伤的结局!!!”他抬起布满血丝的双眼,疯狂摇晃着面前的天使长,“这不是神的大赛吗?不是说胜利者可以实现一切愿望吗?……你可以做到吧?把他们给我还回来啊啊啊啊啊!!!”那声音已经成了哀鸣,如同重伤濒死的野兽在屠刀下叫唤,明明几乎已经什么都说不出来,可还是尽了最大的力气,仿佛在质问或者痛骂这个无情而不公的世界。

  “……你的愿望是改变凹凸大赛的结局,让你在意的所有人都活下来吗?参赛者金,请确认愿望无误。”冷漠外表露出一丝缝隙,丹尼尔这样问道。

  “是的!!改变这一切!!!我不要他们离开我!!!”

  “愿望确认成功。但是这个愿望超出了份额,即使是神也无法左右人的生死。”何况那个计划已经开始了。作为能源的参赛者都已殒命,再也救不回来。“付出一些代价吧,金,把你的一部分永远留在这赛场上,就可以获得改变一切的机会。”丹尼尔眼底闪动着坚决光彩,藏在冰下。他庆幸规则还未崩毁,让他得以抓住机会……他循循善诱迷途的金,踏上他准备好的那条路。

  “我愿意!要我的命也没关系,只要能救大家!”金的眼睛蓝得吓人,里面有火重新烧起来。

  “不需要。——只要一部分就好,你是胜利者,有权利这么做。是我们违规了。”

  “现在闭上眼睛,凹凸大赛将实现胜利者的愿望。”

  “改变命运的愿望。”

  垂悬空中的丹尼尔无悲无喜,怜悯而淡漠地最后看了这遍地狼藉再无活人身影的星球一眼,而后转过身,步入了永恒的黑暗中,肩膀上是金留下的血手印,如同勋章铭记此刻。

  这样真好,丹尼尔想,再也没有什么光能强迫他看清眼前的一切了。

  “世界线 凹凸世界-0 濒临崩毁,开始删除。”

  “建立存档 凹凸世界-01 。”

  “是否覆盖原本存档?”

  “是。”

  “请再次确认,开始程序。”

  “世界线 凹凸世界-0 已被删除。”

  “新世界线 凹凸世界-01 建立,时间线前调三个月,做出细微变动。”

  “世界核心移植中。”

  “ 世界核心-金 移植完毕。删除世界核心记忆。”

  “世界核心记忆删除完毕。略微本能残留,经检测并无过大干扰。”

  “文件 凹凸世界-0 存档已被覆盖。”

  “文件 凹凸世界-0 存档已被彻底删除。”

  “变动执行人 丹尼尔 已被删除。”

  ——THE END——

评论(16)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