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der.S

是个杂食。
人世并不残酷,我苟活。
已经爬到雷安雷去了,大家不要想我。谢谢☆

【双金】不存在之人

黑金单箭头预警

黑金第一人称预警

排版辣鸡预警

瑞金预警

是一篇蛮暖心的文吧。

接受的话请向下拉。

——
  那个孩子,是叫做金吧。

  是个活泼开朗的好孩子呢。

  出生在这样的星球……真是创世神的罪过啊。

  孩子是最大的珍宝……我们应该保护他。

  金就像光一样。他好像不知道什么是悲伤,总也……不想让他看到那些东西啊。

  不想让他知道,这个世界是何等残酷,想要去保护他。在这个孩子年少时,便被身边的所有人爱着。他不曾知晓,死亡是怎么样,他听着英雄的故事长大,每天元气满满地大笑,梦想是成为登格鲁星所有人的希望。

  他出生在一个所有人在出生时就被决定好了命运的世界,最贫困的矿业星球。是孤儿,和姐姐相依为命长大,爱笑,不会被悲伤打倒,看起来很坚强实则怕疼但是不想让人知道。喜欢吃甜的东西和肉,但是因为贫困,并没有提过这样的要求。经常会不好意思,喜欢用右手食指挠脸。会张大眼睛看着他喜欢的人,会拥抱他喜欢的人。喜欢说xx最好啦,我就知道你最好了xx。姐姐秋收养了另一个孤儿格瑞,金每天都缠着那个冷面的白发孩子,不管他是打怪还是修行都跟着他。

  他是太阳一样的孩子,生来就是为了照亮身边所有人存在。

  我是他的影子,或者说从记事起就和他在一起的东西。

  他叫金,我不知道自己叫什么,但是在他缠着那个叫格瑞的孩子时,我取代了他的意识出现,打倒了树林里所有的魔物。

  从那以后我就意识到了自己也是存在的而不是什么幻想的影子,看到了格瑞惊愕惧怕的脸和他眼里倒映着的自己。和后来我共享到的金的记忆里他金发蓝眼的灿烂笑容不一样,格瑞眼里的我蒙着一层黑色的影子,让他的紫色眼睛变得很深很深。

  虽然我觉得不需要,但是我终究存在过,为了方便分出来我自己,就叫黑金吧。

  不是黑色的金。

  是金没有的也不可能会接触到的黑色。

  是属于他的,东西。

  当我第一次从混沌的意识里睁开眼,一股冲动让我强烈地希望和面前的孩子玩,我的反应是杀掉所有妨碍我和他玩的生物,毁掉所有的阻碍,他就会和我一起玩。

  我睁开眼,为了他的希望而存在。

  此前不知多久的时间里,我一度想过,自己是否是不存在的东西,或者这意识和思考是我的幻想?被称为黑暗的世界里空无一物,我能听到外界的隐约声音传来,我了解的,是另外一个人的过往。

  它们就像一直存在于我的脑子里,却并非我所经历。也不属于我,但我清楚地知道,自己会为了捍卫这些美好的东西而战斗。

  属于,知道,捍卫,美好,战斗。我在那个孩子,或者说和我一体的孩子意识里知晓这些,一睁眼就知道了自己为何而活。

  我存在,我和他完全不同,有着近乎是两个人的思考。我能理解他的所有,但他应该是不能理解我的。我也没打算过让他知道我的存在。

  见过我的两个人,格瑞和金的姐姐秋都对我表现出了恐惧和排斥,就好像我是什么魔鬼或者不存在的人。

  所以我一旦现身肯定是会对金造成困扰的。不管我愿不愿意。所幸那两个人都没有把我当做金,或者金的一部分,而是就像附身于金身上和他截然不同的坏东西。

  我很庆幸。我希望金永远不知道他的身体里住着一个完全不按常理思考的,认为其他人重视的生命不值一提的怪物。

  因为他这么美好的人,一定会试图让我也变好。如果那样,我会很开心,但我更清楚地知道,我变不好,他也一定会难过。

  我不能算做人,没有自己的身体,依附着金,我清楚地知道自己和他并非同一个人,所以从睁开眼的那一刻就并未心存妄想。而我可以看到他的思考和记忆,仿佛我们本就是一体。但他丝毫没有察觉,也不知道我的存在。

  在他的记忆里,我看到了世间一切的美好。他幻想中的所有人都不必一天到晚在水晶矿洞里劳作而是白天和黑夜都在地面上,无论什么时候都能看到的天空,比真实的天空还要美丽,因为这是他的幻想,那么就重要过一切真实了。

  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整天脑子里都是欢乐,正义,拯救世界,伙伴……这些光明美好和我丝毫不沾边的词语。

  所以黑暗一定是会向着光明的吧,我如此渴望着他,想要见到他。在他的意识中和他共用一体,看到他的所见所想,是我最快乐的事。

  格瑞不愿意理他的时候,他会很伤心。我完全无法理解,但我知道了他一个人会感到孤单。我不会,我一直有他,所以我从未孤单过。想过让他知道我的存在,知道他还有我,但也只是想过。

  姐姐是最疼爱金的人,她的名字叫做秋——和金一样的颜色却不仅仅是金色,代表的东西也更多。比如丰饶,比如收获,比如枯萎凋零冬天的到来和寒冷。

  金很怕冷。但是他的体温很高,所以当他的姐姐离开他去参加凹凸大赛时,他抱着格瑞度过的每一个冬天里他都没有说过。格瑞也不知道。

  抱着他度过寒冬的只有过两个人,秋和格瑞。秋不会让金感到冷,而格瑞不知道。

  我很高兴我知道,可我很伤心我不能让他暖和一点。我只是个类似于影子的东西,可以借他的双眼看,可以感受到他在听,他怕冷,但是我无法让他闭上双眼不要看,无法捂住他的耳朵不让他听,也无法给他温暖。

  姐姐离开的那天他有哭过。但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金想的全部都是姐姐为了登格鲁星而离开多好啊,所有的人都有了希望。他甚至不知道如何思考悲伤的事情。

  但他哭的时候我感到他的难过。

  格瑞安慰了他。虽然不知道该怎么做,只是把他笨拙地抱进了怀里,就像秋以前做的那样。
但格瑞做的不够好,少年人的身体也不够把金整个抱在怀里,也没有像秋那样温言软语地安慰金。不过他拍了金的头,力度很轻,金也带着哭红的眼眶钻进他怀里寻找温暖和安慰。格瑞叫了金的名字,他没有说你不是一个人,他只说你还有我。

  金很开心,但他心里酸酸涩涩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于是他颤抖着喊了一声格瑞就把头埋进格瑞怀里哭了个够。

  我也很开心,我知道金不会再感受孤单了。就算我不在他身边也不会。

  格瑞可以替秋保护他。

  金眼里的世界照样美丽灿烂带着阳光的清香,只不过有了格瑞的冷色,这颜色之前只是占据了一角,现在已经和秋持平甚至更贴近金。

  在秋离开后三年的时间里,她成了金的憧憬。

  成了金仰望着想要追寻却隐隐知道自己追不上的人。

  就像一直以来金对于我一样,但又好像不一样。

  我分辨不了那么多,我只知道金最重要,如果可以我希望他开心,不难过,希望他被保护,希望他的生活中充满幸福。哪怕这些不是我给的也没关系,我只要看着他就很满足了。

  金是那么好的人,他没有理由不幸福。而他也的的确确很幸福,他的身边一直有爱他的人。

  因此我也感到温暖,这大概就是所谓幸福。他拥有的更多,而我仅仅看着那光影感受到他的欢乐就能如此感动温暖,他应该要比这快乐数倍,那是不会褪去也不会被改变的笑容。

  他生活在最不辽阔的天宇下,拥有着最狭窄的道路。但他的光足以刺破这黑暗的天空。

  金渐渐长大了,但也还是个小孩子,他踏上旅程前往凹凸大赛寻找姐姐和格瑞的时候只是个十五岁的孩子,应该被照顾被呵护,即使在登格鲁星命运也未让他承受过多的苦难。

  孩子是神的恩宠,而他生来心向光明,倒不如说他就是光明本身。他说,我正是背负了登格鲁星所有人的希望而来。
 
  凹凸大赛不是游戏,是最危险的赛场,是在无数绝望中寻找一线生机的路。但它的确比登格鲁星狭窄的矿洞要好太多。

  他这样的光,理应去更广阔的天宇以整个宇宙作为舞台,而不是一成不变被局限在小小的一方矿井口里上不了地面。

  我知道的。我害怕过他会不会被凹凸大赛所伤害甚至丢失性命,更不想让他承受那些黑暗。我知道他在登格鲁星见过一些黑暗,也知道他不可能害怕或者被污染,但还是无法抑制地想让那光保持最初的纯白不被鲜血所玷污。

  我明白了一些事情,比如如何让他闭上眼睛,如何捂住他的耳朵。

  尽管我还是无法给他温暖。

  我可以代替他扫除所有的障碍,让他看到最广阔的天空,我受的伤不会痛在他身上,我的悲哀也不为他所知。——这样多好啊。

  还有格瑞,格瑞会保护他的。如果格瑞保护不了他,那就我来。

  圈圈绕绕三个月,金遇到了凹凸大赛的参赛者,还被当做敌人追打。

  我不担心,他不是需要躲在谁身后的孩子,他从未让我失望过一次。

  我感激那位裁判长,他没有让金看到那两个人的尸体,而那两个参赛者死后化为了带着他们生前特征的小球。我听见那个男人说“回收成功。”
 
  这两个人已经离开了凹凸大赛的赛场,但死后没有尸体。
 
  我意识到了一些东西,比如三年前金的姐姐在凹凸大赛发生了一些预料之外的事情,而这位裁判长和她正好认识。但是他什么都说不了。

  凹凸大赛是黑暗。

  为了秋和格瑞,为了登格鲁星的所有人,金步入了这黑暗。

  他明白这不是玩笑,但这是他必须走的路。

  我只能祈愿他不受伤害,尽管我知道他很坚强,可我还是看到了未来无数悲伤的可能性。

  我觉得那些事不可能发生在金的身上,尽管对任何人来说都可能被这个大赛所摧毁。

  但是因为他是金,所以前路一片光明。

  我相信他,比对于自己的存在还要确信得多。

  金色的箭头灵活地上下翻飞。

  我知道他能创造奇迹,正如我知道他是奇迹本身。

  落后了三个月也没关系,他能追上。

  暂时处于逆境也没关系,我会保护他,他也能撑住自己。

  他轻松地使用自己的元力技能让所有人震惊,意料之中,我为他高兴,但我希望那些挤在他身边的人离开。为了他的强大而喜爱他的都不会是什么好人。

  渐渐拥有了更多的朋友,我看到凯莉被他打动,紫堂幻也是,但他们没有一个人能像格瑞那样保护他。我能看得出来,但金开心了这总归是好的。

  所有人的世界里中心都是自己,唯独我的世界只有他。

  这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啊,如果能帮到他,那就再好不过了。

  如果可以我希望帮格瑞躲开偷袭,但是我并不能贸然出现或者把金挤下去,我做不到。

  跪舔萌的人把金关起来了。我觉得他们关不了多久。

  果不其然。

  鬼狐露出了真面目,连格瑞都挡不住他。那只狡诈的狐狸,靠其他人的生命来获得不属于自己的力量。

  他动了格瑞,那把复制出来的锤子一下下砸在格瑞身上,在他痛苦的呻吟里我感到金整个人都不好了。那一下下带着血色的闷响砸在他心里一样,但现在的他还无能为力,只能绝望地看着,他的精神,大脑,胸腔,都在剧烈地颤动,一波波的刺激让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强烈情感。

  ——鬼狐怎么可以如此?

  他让金伤心了!让那个原本开心笑着的孩子,露出了从未有过的表情!让他难过得像是要死了一样!

  伴随着金渴望保护格瑞的强烈愿望,我睁开了那双血红色的眼睛。

  我宁愿他一直都不让我出来,因为这代表着他还好。

  他做不到的事情,我能为他做到。这是属于他的力量,只是他不像我一样日日夜夜想着保护一个人。所以看起来我更强大。

  轻松地把鬼狐打到无力反击,我听到金在呼唤,他不希望鬼狐死,就算那只狐狸如此伤害他。我感受到那不是由于圣母般的善意,一种强烈的愿望袭来,我未曾迟疑就把一切交给了他。

  他说,无论出于什么理由,都不能伤害同伴。

  他的的确确是这么想的。

  那坚定的意念让我想要落泪,我感受到这颗身处于黑暗里的心脏因为他而震颤——不是属于金的那颗,而是黑金的感受。就是我。当然我没有心脏这东西,就算借了他的也是情况所迫,所以这只是用以形容我此刻无法言语的感受。当然,我也没有言语。但这是我一直以来渴望表达的。哪怕声音说不出口连自己都听不见听不清。但他让我感受到自己真切活着,因他而活。虽然如果他不需要我导致我死去我会更开心一些,可是此刻的震颤做不了假,我也从未欺瞒什么,从未和人说过一句话。

  如果我能见到他,是否会成为他的同伴呢?
 
  我想不会,就算会,我也不想让他为了我受伤,我想承担下原本属于他的所有苦难,受所有他会受的伤让他不疼痛。我们是一体的,我庆幸于此但并非仅仅因此如此深刻地对他抱有某种无法用语言描述形容的情感,渴望着他,想看他幸福,对他的一切感同身受并加倍让自己认知,因此产生更为强烈的情绪,因这一切是来自于他的感受而欣喜万分,感动万分。我相信这些词语是用来描述我因他而生的情感的,但比这深刻,不止这些。

  “爱”,用这个词来形容,是否可以呢?

  仅仅想着把这个字说出口,因为他而说出口——我就震动不已,和他的情感传达给我一样仿佛有了人的心脏,仿佛这也是人的想法,仿佛我即将去往他的身边可以切切实实触摸到他。——又好像离他更近,或者已经拥抱到他了,而事实正是如此,我和他本为一体。

  我爱他。

  我知道了我爱他。

  金的梦里有逃跑,他想离开那些不美好的东西,倒不如说是它们一直在追赶着他。

  但他也在接受,他从未逃避过什么,只是他本身不希望看到那些。

  我为他心疼但我帮不了他,依然是这样。

  我看到他成长了,看他更强大,终有一日会强大到独当一面,什么都不惧怕,而他身旁也有其他深爱着他的人在。

  还有什么比这更美好呢?

  这种几近落泪的冲动包围着我,我实在是……太幸福了。

  他拥有我,这就是我存在于世的唯一理由。

  竞速赛,迷宫赛,没有任何意外地他闯过来了。

  他身边有了更多的人。

  之后更残酷的赛事也完全无法把他打倒,他和他的朋友们渐渐揭开了阴谋,这个名为凹凸大赛的阴谋。

  他变得越来越强大,而我,正在一天一天的消失。

  我知道我本来就是不该存在的人,因为我的存在是因为他有无望的痛苦无法战胜的磨难。

  我的彻底消失,将代表着他的战无不胜,代表着他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幸福,最光明的未来。

  如果能给他留下什么,我想让他知道,一直以来,都有个并不怎么有用的家伙在看着你,祝福着你。在你无能为力的时候他会保护你,保护你想保护的人。他能让你免于面对那些你不该面对的东西,而现在你彻彻底底地站在光明里了,这是他最大的幸福和幸运,可以用上一切词汇来形容的美好。

  不会说爱,怎么会说。

  我说了他会难过的。

  而这一切也只是想想,他直到我消失都不要回头看我一眼,这是最好的结局。

  参赛者们对战创世神的前夜,我在黎明的光里离开了。

  我知道这代表着他的明天不会是悲伤的,相反灿烂到可以让我离去的地步了。

  金。

  最后我什么都没有说,虽然我隐隐约约感受到他能够感受到我说的话。

  我只是非常快乐,于是我看到他的嘴角也扬起了不带一丝阴霾的笑容。

——THE END——

评论(9)

热度(106)